□記者寧田甜 實習生張曉露文記者洪波攝影
  閱讀提示|19歲的駐馬店女生,今年剛考入鄭州一所大學,入校僅20多天,軍訓結束後,剛上了4天的課,卻在黃河邊一個水塘里發現了她的屍體。她留給父母的話是,“爸媽對不起”;她留給姐姐的話是,“來世還跟你做姐妹”。她是怎樣走上不歸路的?
  到大學剛上了4天課,她的屍體出現在黃河邊
  女孩小玲是駐馬店人,19歲,大一新生,入校僅20多天,軍訓結束後,剛上了4天的課。她住在鄭州西郊的姐姐說,據妹妹的舍友說,她是9月26日下午2點多離校的,27日下午家人發現聯繫不上她,擔心其出意外,當即報了警。
  9月28日,一個陌生人打來電話,稱在鄭州北郊黃河邊的一處水塘旁撿到了小玲的手機。她和警方當即趕過去,只發現了包、手機等物品,卻沒見人。
  9月29日,警方勘查後,小玲的屍體在水塘里被打撈上來。
  小玲的手機里,保存有27日下午1時36分的文字:“還×××的書,還舍友××的50元,我做錯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性格也變了很多,已經過去的事就不要再追究。死,是一種新的開始,對我來說是一種解脫。親人們,朋友們,來世一定讓你們為我驕傲。爸媽,對不起,姐,來世還跟你做姐妹……”
  警方初步判斷是自殺,家人表示難以接受
  目前,警方的初步判斷是:系自殺死亡。對此,小玲的家人存有異議。
  “事發現場在鄭州北郊黃河邊,一個女孩子是如何跑到那裡去的?手機里的文字雖像是遺書,但不排除有人偽造。這些疑點,我們希望警方能調查一下。”小玲的姐姐說,她之所以懷疑不是自殺,是因為此前妹妹並無明顯異常表現。出事前的那個周末,妹妹還去找她玩,當時還有說有笑;9月22日,妹妹還打電話說,28日下午上完課就放假了,她要回駐馬店,還說車票也買好了。
  小玲的表哥說,表妹平時雖說靦腆,但愛說愛笑。今年高考本可以上二本院校,但分數不太理想,開學報到時情緒有些低落。在感情方面,表妹喜歡一個初中的男同學……
  對此,小玲的姐姐表示,妹妹確實提過“喜歡一個男孩”,後來那個男孩找到她家,因母親反對,本打算復讀的妹妹才來鄭州上學。妹妹報到時,情緒確實有些低落,不願多說話。但後來聽妹妹的舍友說,她很快就和同學們相處得很好,沒啥異常。每個周末也都找她去玩。
  目前,警方也嘗試調取事發現場周邊的監控錄像,但事發路段附近監控很少,唯一的監控錄像沒能獲取有效信息。
  家人認為校方有責任,校方表示可以去起訴
  小玲的事情,校方負有一定責任嗎?“學校直到妹妹離校的次日下午1點多才聯繫我,妹妹離校的當晚沒回宿舍,次日上午也沒上課,這些老師、學校都不過問嗎?”小玲的姐姐認為校方未能盡責。
  對此,小玲的輔導員說,小玲離校時並未請假,且夜不歸宿,按學校要求這是違紀。“她離校後,同學們與她聯繫時,她說話語氣平和,所以大家也就沒在意、沒多想……其實27日下午1點,小玲還和姐姐互發短信,姐姐問她在哪兒,她說‘在學校’。”
  “這件事,如果家屬認為我們校方有責任,可以去法院起訴,也可以向上級主管部門反映。”小玲所在學校一金姓負責人表示,事發後,學校專門成立了工作小組,代表學校跟其家屬接觸,出於道義想給家屬一些撫慰金,但家屬不接受。
  為給家屬一個說法,警方正調查死者最後一通電話
  小玲的一位舍友說,26日中午,小玲午覺起來背著包走時,說要去改簽火車票。後來發現她電話關機。27日早上打電話,她說在外邊,讓她回校,她說一會就回。“當時,感覺她語氣上有些猶豫……事發前幾天,她確實有些虛弱,頭暈,感冒,心情也比較低落。她家人說她很開朗,但我們卻覺得她比較悲觀,心情總是大起大落,曾見過她在宿舍哭過好幾次,問她怎麼了,她也不說。有時問室友相不相信‘心靈感應,心有靈犀’之類的問題……”
  鄭州市長興路派出所負責辦理此案的民警說,綜合目前各種情況來看,女孩系溺水死亡,排除了他殺可能。因死因不明,家屬希望警方能予以調查。目前,警方調取手機通話記錄發現,女孩出事前曾主動撥打了駐馬店的一個手機號,目前警方正對該號進行調查。  (原標題:剛到大學 20多天,她卻離校永遠地走了)
創作者介紹

地板打腊

zx98zxmkp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