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2日,青島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圍觀被燒毀的帳篷。21日凌晨,該村村民臨時搭建的一帳篷起火造成包括耿姓村民在內的一人死亡、三人燒傷。目前,該村村主任等7人因涉嫌縱火被平度警方刑拘。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平度徵地:拉走一頭牛,補農民一隻雞
  涉事地塊1億土地出讓款,農民僅分2257.7萬元;5000多萬政府徵地成本含違規列入費用
  ■ “平度守地農民被燒死事件”追蹤
  一場火災,1死3傷,山東平度“3·21”守地農民殞命事件,揭開了徵地矛盾的冰山一角。平度慘案背後的“徵地利益鏈”備受關註:賣給開發商每畝上百萬元的收入,農民最後能拿到多少?
  按平度市的規定,徵地凈利潤30%要分給農民。案件發生後,平度市政府公佈了一筆龐大的徵地成本:約1億元的土地出讓款,政府徵地成本占了5000多萬元,而國家有關部委規定不應列入的費用,也在其中。
  焦點 徵地按“規定”掏錢 出讓按“市場”收錢
  “賣給開發商每畝上百萬元,農民只拿到手幾萬元”,平度公開土地出讓款和徵地補償款後,網民對此提出了質疑。
  平度市國土局土地管理科科長袁延斌表示,當地青苗和地上附屬物補償標準為2.5萬元/畝,補償已經發放,“農民沒有爭議”。另一項為土地補償安置費,標準為4.5萬元/畝,這個標準已經按照上限發放。按照土地管理法第47條,“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的總和,不得超過被征收前三年平均年產值的30倍。”而根據青島市規定,土地前三年平均產值為1500元/畝。
  以此計算,杜家疃村村民應獲得安置補償費604萬元。青苗和地上附屬物補償費340.6274萬元。此外,土地招拍掛之後凈收益的30%即約1527.9萬元,也已經撥付給村裡,但沒有發給被徵地村民。
  2013年10月1日,青島市國土資源局在《青島日報》上公佈了涉及杜家疃村的81.59畝土地要出讓。10月22日通過招拍掛,開發商以1.0315億元的價格拍下。
  政府收地時按“規矩”辦理,對村民執行補償上限,而在土地出讓環節通過招拍掛,交由市場決定,價高者得。
  前靠“規定”後靠“市場”,到手沒到手的都算上,安排支出給農民2257.7萬元,土地出讓收入約1億元,餘下的這筆款去哪兒了?
  記者註意到,2012年12月24日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對第47條做出了重大修改,“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的總和不得超過土地被徵用前三年平均年產值的30倍”的相關表述被刪除。
  質疑 5000萬政府徵地成本被指違規
  除了安置補償和青苗費等,按照平度市規定,地方政府將把土地出讓凈利潤的30%返還被徵地村集體。
  但這筆錢,平度市政府設計了一個十分複雜的算法。
  杜家疃村已被出讓的81.59畝用地,政府賣地收入約1億元。在給記者的材料中,平度市表示,徵地的成本,既要扣除徵地補償費、青苗和附著物補償費等前期支付給農民的費用;還要再扣除新增建設用地有償使用費、徵地管理費、耕地開墾費、水土保持費、社會保障費、土地出讓業務費、國有土地收益基金、交通建設基金、農業土地開發資金,剩下的是土地出讓收益;此外,再“按規定”計提教育等三項資金,餘額才是“凈利潤”,30%返還村裡,共計1528萬元。
  按此推算,1億元的徵地收入,土地征收成本和三項資金計提共花費了5000多萬元,超過徵地總收入的50%。
  而記者查閱國土資源部網站,在2012年耕地保護司在國土部部長信箱中明確回覆,“徵地成本不應包括新增建設用地土地有償使用費”。
  一些業內人士表示,政府徵地成本超過土地出讓價50%,這個比例很高。
  東部沿海一特大城市的國土部門幹部告訴記者,他們曾經嘗試與被徵地主體進行收益劃分:根據土地不同,按照6:4、7:3等不同比例對土地出讓金進行分成。土地出讓總價的70%歸原土地所有者,其餘的30%歸地方政府所有。而在繳交各類費用和支付成本後,地方政府仍有相當部分的盈餘。照此計算,當地政府的徵地成本還不到土地出讓金的30%。他表示:“一般來說,特大型城市的徵地成本要比其他地方更高才對。”
  追訪
  百人凌晨進村強拆平度屢現強徵亂象
  徵地拆遷中引發的重重問題,在平度並不鮮見。
  連日來,杜家疃村附近的大窯村、東關村、西潘家疃、東潘家疃、東崔家疃、李官莊村等,都有村民來找記者反映徵地亂象,有的是未徵已占,有的是補償款不到位,有的則是強徵強占。
  一些村民反映,2013年夏秋之交,平度金鉤子村,曾有一兩百名不明身份者凌晨闖入村中,將居民的房屋用挖掘機強拆,熟睡中的村民被強行抬出。在平度東關村,也有上百名村民因反對徵地遭毆打。
  在杜家疃村所涉地塊的徵用過程中,不時可以見到“上級部門”的身影。村裡老文書李榮茂接受採訪時表示,當時街道辦要求三不准,“不准召開村委會、黨員會和村民代表會”。
  不少村民認為,徵地矛盾引發亂象重重,但一些部門不是推諉、不問,就是縱容不管,這在客觀上助長了違規強拆者的囂張氣焰。
  2013年8月,針對當地不斷出現的徵地拆遷問題,平度政務網上一篇題為《舊城改造要敢於碰硬 絕不手軟》的文章指出,拆遷中“決不能讓孬人得勢,決不能讓釘子戶沾光,真正體現出搬得越早獲利越多,搬得越晚損失越大”,並稱“對別有用心惡意阻撓施工、帶頭煽動鬧事、鼓惑群眾上訪的,有關部門要及早介入,在做好維穩防控的同時對帶頭者堅決予以打擊。”
  觀點
  “避免給地方政府‘耍戲法’的機會”
  暨南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胡剛表示,土地開發的成本到底是多少,很難算得清楚。賺了1億,算賬可以做成虧了1億。儘管賬目都是公開的,但公開不細,到底每項花了多少,是否專款專用,普通百姓很難搞清楚。這就給了一些地方政府耍“戲法”的機會,以此做假賬,真截留。
  胡剛介紹,由於缺乏有效的監督方式,分多少錢,很多農民既看不到也看不懂,政府說多少就是多少。為了避免農民利益受損,一些地方在土地出讓中已經試點“補償前置”:直接對土地出讓金分賬,把該給農民的賬算清楚結清,政府自己的賬後面慢慢算。
  而要徹底避免“補農民一隻雞,政府拉走一頭牛”的問題,迫切需要對政府土地儲備制度進行改革。
  現在的土地管理法中,對徵地的範圍並沒有明確界定,只要政府看中,就可以徵地。
  2月,國土資源部網站發佈消息,相關司局正在研究起草“農村徵地制度改革”、“集體建設用地使用權流轉”等有關的一系列條例。而非公益性用地退出政府徵地範疇是未來立法修訂的方向。
  杜家疃村的周圍,一些村莊已經拆遷,蓋起了一座座樓房。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實現“三個1億”政策。不僅是杜家疃村的197戶村民,未來會有更多的、數以億計農民放棄土地,進入城市。“無論是在制度設計還是在政府操作上,都必須讓這些農民看到希望。”胡剛表示。
  本版稿件/綜合新華社電
(原標題:平度徵地:拉走一頭牛,補農民一隻雞)
(編輯:SN064)
創作者介紹

地板打腊

zx98zxmkp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